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许父见她沉默不语,又是一叹,语重心长道:“爸爸知道,让你放弃那么优秀的一个男人,实在是有些背道而行了,可,孩子,就是因为他太过优秀,所以,不是咱们能够高攀得起的,爸爸虽然是这云城的一市之长,但,季氏家族,却不是爸爸能够招惹得起的角色,若季少他想要对付爸爸,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儿,我、担心啊,担心他会报复你,也担心,若是真的到了那一日,爸爸没法保全你。”

    许青春的眼眸,有些涩然,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、知道了!”

    许青春真的领悟了,若以前,她不明白父亲的苦心,那么现在,当她的身子被季流年所夺后,当他冰冷无情的朝她甩下一张‘结婚协议书’后,她便明白了,那个男人,不是她能够染指的!

    许父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落在许青春身上的目光,仍是那般慈爱。

    “爸,您工作上,跟季氏有没有利益上的牵扯?”许青春想了想,还是决定开口问。

    许父抬眸,有些疑惑,问:“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?”

    许青春扯了扯嘴角,挤出一抹笑容,道:“没什么呀,您刚才不是说季氏是咱们招惹不起的么,所以,我担心您跟季氏有什么利益上的牵扯,从而遭了人家的道!”

    许父听罢,这才了悟一笑,道:“也没什么,就是桃源溪这个项目太过巨大,建设之初,由我亲自批阅首肯的。”

    许青春凝眉,问:“爸爸的意思是指,您在构建企划书上签字盖章了?”

    不知怎的,一想到这个,许青春就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许父倒是不太在意,道:“桃源溪的项目太过庞大,背后所得的利润将是一笔可观的数目,若真的能够顺利建成,并顺利售槃,整个云城,都将受益,我没有理由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许青春敛了敛眉,听了父亲的说法,她也觉得是不是自己太过紧张了。

    或许,季流年在办公室对她所说的,不过是用来威胁她而已。

    他再怎么手能通天,也不至于对着桃源溪下手,损失那么一大笔的收益,只为逼她妥协!

    她、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,能够让季流年如此这般。

    “嘿嘿,爸,可能是我想太多了!”许青春轻笑两声,掩去了语气里的担忧。

    许父却是从她略显苍白的脸颊之上看出了端倪,脸色一板,带着几分严肃,问:“丫头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?”

    许青春一愣,上前抱住了许父的臂膀,撒娇似的道:“我能有什么事儿呀,这两日公司年终休假,几个部门的同事去度假村玩了一圈,可能是有些疲倦了,所以,脸色看上去不大好,我休息一晚便好了。”

    许父还想问些什么,许青春抬眸时看到许母端着果盘从厨房走出来,她小跑着迎了上去,接过盘子,给了母亲一个大大的吻,转身朝自己房间走去,边走边道:“爸妈,今晚我不走了,吃了水果后,我就休息了哈,你们继续看电视的看电视,看报纸的看报纸!”

    许母又是笑骂了两声,也不阻拦,任由她上了楼梯,转而朝客厅走去。

    一室温情,无限蔓延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