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时慕回来,这个家似乎都多了几分活力,陆姿月一开始是很难过,但在时慕的安慰下,也渐渐平复下来,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时笙被家主赐了这么一个名字,时慕有些沉默,他似乎去找人问了什么,但最后没什么结果,下面的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家主要给他的女儿取这么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时慕几次去找家主,然而他现在连时家的主宅都进不去。

    时慕做的这些时笙当然不知道,她只知道自己的父亲回来了,她很开心,她不用再看着别的小朋友有爸爸妈妈。

    时笙很喜欢和时慕在一块,听他讲战场上的事,听他说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时慕双腿在战场上没了,本来会有一大笔抚恤金,有了这笔钱他可以做再生肢,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,就算不能继续上战场,也可以让他的妻子和女儿生活得无忧。

    可不知道为什么这笔钱一直没下来。

    时笙记得那天时慕离开家一个上午,回来的时候满脸的阴沉,身上还脏兮兮的,像是打过架。

    那是时笙第一次见到时慕那么骇人的一面。

    时笙止住心底畏惧,小跑到时慕跟前,“爸爸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时慕脸上的阴沉顿时一收,勉强扯出一个微笑,“没事,妈妈呢?”

    “妈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宝贝乖乖的在这里等妈妈回来,爸爸回房间打个电话好不好?”

    时笙清澈的眸子转来转去,好一会儿才点着小脑袋,“好。”

    时慕自己推着轮椅进了房间,时笙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,看着天上的白云,用她那聪明的小脑袋思考她的爸爸怎么了,可年级太小,她就算聪明,也无法明白大人的烦恼。

    哗啦——

    东西破碎的声音惊到时笙,她从秋千上蹦下去,直奔发出声音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我时慕为时家做的还少吗?如今他们这么对我,我真是瞎了眼。”时慕的声音从房间传出来,时笙鬼使神差的没有推门进去,她站在门口,听着里面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陆姿月回来的时候,就看到自家女儿跟个雕塑似的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宝贝。”陆姿月唤一声,“怎么站在这里?”

    门应声而开,陆姿月看到房间里面一片狼藉,再看时笙那样子,她一把将时笙抱起来,时慕回来这么久,她第一次冷下脸,“你怎么当着孩子的面发脾气?”

    时慕无措的看着陆姿月,“我……不知道她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陆姿月拍着时笙后背,“宝贝别怕。”

    “宝贝,对不起,爸爸不是故意的。”时慕也赶紧道歉。

    时笙似乎从神游中回过神,她双手搂着陆姿月的脖子,黑漆漆的眸子看着时慕,脆生生的问:“爸爸,我们要搬走吗?”

    她的样子并不像是吓到了,陆姿月这才松口气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搬走?”

    时慕无力的垂下头,疲惫的道:“姿月,你先去做饭吧,别饿着宝贝,正长身体呢,一会儿我再和说。”

    陆姿月有些疑惑,但最终还是点头,将时笙交给时慕,拎着东西去做饭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