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季流年并未理会她,眉宇间也失了耐心,这场会议,他不想再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高大挺拔的身影便猛地站了起来,冷声吩咐道:“会议推迟,企划部经理去我办公室一趟,还有,这些宣传视频跟企划书重新整理,我不认为我庞大的季氏财团,请不到国际一线明星来打造这项宣传项目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率先踱步走出了会议室,紧跟着他身后的一众智囊团也急急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季总发这么大的火,真是心有余悸啊。

    而会议室里一众高层你看看你,我看看我,面面相觑,最后,纷纷瞧了一眼仍站在台上满脸呆愣的许青春一眼,皆是无奈叹息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个女孩,究竟哪里得罪了季总,惹得他发如此的脾气,不过有一点他们可以肯定,这个女孩以后的日子,怕是不好过了。

    许青春眼神呆滞的目送着众人一个接着一个退出了会议室,她紧绷的心绪这才稍稍放缓,整个人也跟着瘫软似的滑落在了身后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王经理没有走,目光深邃的望着他,试图上前安慰几句。

    这时,云小暖先一步走上前,朝王经理颔首,道:“王经理,我去安慰他,您先去总裁办公室吧,若是晚了,季总又该恼了。”

    王经理想了想,点点头,默不作声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云小暖踱步走到许青春的面前,伸手揽过她的肩,带着几分疼惜的语气,道:“想哭,就哭出来吧,青春,咱没有错,爱一个人没有错,念一个人也没有错,错就错在,有缘无份。”

    许青春没有哭,给了云小暖一个安定的眼神,嘶哑着声音道:“不,暖暖,八年来,我掉的眼泪已经够多了,连我自己都觉得我的眼泪有些廉价了,所以,这点儿打击,还不足以让我哭!”

    云小暖无奈一叹,八年的仰慕与追逐,伤怀与失望,早就令这个少女的心变得百折不挠、坚韧顽强。

    “那,你以后有没有什么打算?”云小暖问。

    许青春透过落地窗望向外面高楼大厦耸立的都市,默了几许,道:“如今,我只想保留自己的最后一丝尊严,我听说季氏现在在扩建分部,需要大量高层,而这些人事上的调动,通常是从总部选拔,我想,我会去人事部报备的!”

    云小暖有些讶异,抖着声音问:“你,你要离开云城?”

    许青春笑了,那笑容里包罗万象,有苦涩、有伤痛、有无奈、有对爱情的无可奈何,却独独没有不舍与留念。

    这座城,她整整生活了二十四年,她用了前面十六年的青春活力、年少无知编制了一个美丽的梦境,却用后面的八年时间,一点一点消磨了这样一份美好。

    十六岁到二十四岁,绍样年华,她将所有的热情都倾注在一个叫季流年的男人身上,可,她用满心的期许书写出来的故事,似乎并不是世人口中所说的爱情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