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理智告诉他,他不该对这个女人心慈手软的,要不是她当年从中作梗,或许,他与苏倩早已成婚!

    至于昨晚之事,他单纯的只是想要报复这个女人,占了她的身子,在她身上留下了自己的痕迹,从此,她便是他季流年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的女人,从今以后,整个云城,怕是再也没有哪个男人敢要她,敢娶她!

    即使她背后有个当市长的父亲又如何?

    在云城,能横着走的不是那一市之长,而是云城第一世家……季氏家族!!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市长,根本不在他的眼里。

    本来,他只是单纯的想夺了她的清白,让她以后无法在云城之内立足。

    可,转念一想,觉得如此这般,太过便宜了她,所以,一纸契约婚姻,栓住她的自由,然后,再慢慢抹平她的自信与尊严,让她变成笼子里的一只金丝雀,成为自己掌中的玩物。

    许青春一个没稳住,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之上,心底的那份屈辱,正肆意啃噬着她的意识。

    季流年缓缓转身,不再看地上的女人,从桌上拿起那叠协议书,走到许青春面前,将其甩在了她的身上,道:“签了它,做我的女人,直到我腻了为止,你放心,一年期限,我都感觉太长了,暂时,便先定在一年。”

    许青春死死咬唇,目光呆愣的盯着从身上滑落下来的纸张,良久,她才缓缓问:“若是我不签呢?你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季流年冷冷一笑,蹲下身子与许青春平视,转而一字一顿道:“你可以试试,至于结果,三天后你便知道了,不过,容我提醒你,到那时,你再来求我,可就没那般好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许青春一个劲的摇着头,贝齿咬在唇瓣上,溢出丝丝血迹,透过窗外投射而入的阳光,触目惊心!

    她用手肘撑着地面,缓缓坐直了身子,对着季流年道:“季总,昨日之事,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,我……不用你负责!”

    季流年嗤嗤一笑,摆了摆手,眉宇间染上了一抹淡淡的不耐,轻启薄唇道:“许青春,你未免太过自作多情了,之所以跟你结婚,不过是想将你困在我的身边!”

    男人的头,突然一个急闪,贴近了许青春的耳际,吐了了雾气,继而话锋一转,极尽魅惑道:“许青春,你可是我的第一个女人,所以,不必觉得委屈,彼此的第一次,谁也不欠谁!”

    许青春有些诧异抬眸,不敢置信,抖着声音问:“你,你没有过其她的女人?”

    不、不,这不可能啊,当年他那般痴迷苏倩,她以为他们两早就已经坦诚相待了!!

    可,他刚刚却跟她说,自己是他的第一个女人。。

    开心么?

    欣喜么?

    的确,她的心里是充满雀跃的,原来,这就是她一直坚守的爱情……

    这个男人,只要做那么一点点,她便能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突然,她想到了著名作家张爱玲的一句经典语录:见了他,她变得很低很低,低到尘埃里,但她心里是欢喜的,从尘埃里开出花来!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