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暖暖,我想去外面走走,在云城,我看不到任何希望,或许,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,会有另外一番天地,能够我的世界换上别的光彩与风景。”

    许青春缓缓起身,收拾好了桌子上的文件,抬眸望向云小暖的时候,眼底一片清明。

    她永远是她,哪怕爱情给了她再大的磨难,她也是那个坚韧顽强,爱憎分明的许青春。

    云小暖不再劝,耸了耸肩,故作轻松道:“正好本小姐也觉得在云城待腻了,去看外面的世界,加我一个,到时候,咱两一块儿去人事部报备。”

    许青春看了她几许,轻轻的笑了,转而道:“暖暖,别闹,我不会去自寻短见的。”

    云小暖用胳膊肘捅了捅她,不再多说,率先迈步朝外面走去,边走边道:“我知道,就你这仙人掌插哪活哪似的性子,绝对不会去选择死那种憋屈的方式,即使不想活了,恐怕,也得拉上某人跟你一块儿陪葬。”

    许青春先是一愣,转而含笑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场高层会议,就这般以中途结束的方式得以告终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许青春就开始有些心神不宁,不知怎的,一整天她的右眼皮就一个劲的狂跳。

    想到了中国传统留下的一句古话‘左跳财,右跳灾’,她的心绪就更加难以平复,就感觉有一种风雨欲来的错觉。

    没了桃源溪这个项目的企划宣传工作,倒给了她得以发呆发愣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整天,就这般浑浑噩噩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直到下午临近下班时分,公司出现了一件足以震惊整个季氏财团总部的大事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是出现了一件足以震惊整个云城上下的大事。

    桃源溪……出问题了!

    当许青春听到这个消息时,她第一反映就是想到了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桃源溪的项目可是由父亲首肯,且签字盖章了的,若出了什么大型的伤亡事件,父亲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。

    许青春越想越乱,心底的担忧如同狂风暴雨一般,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,她拿起桌上的包包,顾不上给云小暖打声招呼,更顾不上去打卡,直径奔出了季氏大厦。

    她必须马上回去确认父亲是否真的无事,因为,刚刚她给父母打电话,没有一个人接,这种情况,以往还从未发生过。

    许青春出了电梯,直径朝不远处的公交站大步跑去,高跟鞋落地的声音,引来了大厅无数公司员工的注意。

    而少女那惊慌奔走的身影,更是悄无声息的落入了正准备驾车离去的季流年眼底,男人那深邃如海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直到那抹纤细的身影消失不见,他才缓缓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拨了手下的电话,交代几句以后,收回手机,而后一踩油门,车子如同离弦的箭一般,扬长而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