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进去店里,买了盒事后避孕药,又匆忙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许青春轻轻抚摸过自己的小腹,眸中闪过一抹复杂。

    早上清洗身子的时候,她明显感觉到了季流年残留在她身上的痕迹,也清楚的告诉她,昨晚,那个男人没有做任何的保护措施!

    如果自己就这般刻意忽略,那么放任下去的后果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的生命,她该不该留下呢?

    许青春犹豫了许久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罢了罢了,既然如此这般深爱,那又何必刻意逼着自己去放弃,若真是一次便怀上了,那证明孩子跟她有缘!

    许青春不再纠结,顺手将那盒药塞回了口袋,拦了一辆出租车,淡淡道:“师傅,香榭公寓!”

    她没有回家,而是选择了回这两年和同事一块儿租赁的一所公寓。

    如今,她这副样子,实在不适合回家,父母都是人精,哪怕她掩饰得再好,难保不会被他们瞧出来。

    若今日,毁她清白的是一般人,或许,她那市长老爸能够替她做主,可……对方是季流年,季氏国际的掌权者,这个男人,就连父亲都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许青春压根就没打算将这件事情告诉自己的父母。

    自己的伤口,还是得靠自己来治愈,亲人,最多只能在一旁安慰几句,不过是徒添了他们的担忧罢了。

    回到公寓,许青春便一头扎进了沙发之中。

    她现在,只觉身子像是散了架一般,

    依着她全身的酸软程度以及身子上那密密麻麻的青紫痕迹,可见那个男人,昨晚上折腾得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眯着眼睛,脑子里想着今日发生的一切,不一会儿,许青春便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天的光阴,就在许青春甜甜的睡梦之中悄然而逝!

    傍晚十分,云小暖回公寓的时候,看到的,便是许青春死气沉沉的躺在沙发上面。

    这情景,着实唬了云小暖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许青春,你干嘛呢?挺尸呀?”云小暖伸手,推了推许青春。

    良久,许青春才睁开睡意朦胧的眸子,问:“暖暖,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不是去度假村了么?该是很晚才能回的啊。”

    云小暖翻翻白眼,将手腕上的钟表递到许青春的面前,道:“看见了没,许大小姐,现在是晚上八点,晚上八点什么概念知道波!”

    许青春扒开了她放在自己眼角的手掌,道:“什么概念,不就是天黑了么,至于这般大惊小怪么,我现在累的很,你别扰我睡觉,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    云小暖蹙眉,有些疑惑,问:“早上你睡到了十点才醒,如今,依你这情况,怕是又睡了大半个下午了,我倒是好奇想问问你,你昨儿个晚上干嘛去了呀?”

    许青春身子微微一僵。

    昨儿个晚上干嘛去了?

    她能说实话么?自然是不能的。

    “云大小姐,我这是醉酒,醉酒你知道么?需要时间来缓冲的。”

    云小暖轻呲了她一声,仍心有疑惑,可转念一想,还是放弃了继续追问她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