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龙音同样飞身上了房顶,空中传音,几乎整个武道院都听到她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凤白却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,目光如狼似虎,直勾勾的盯着某个地方,“还不快出来!”

    此话一处,龙音心中猛然一缩!

    他发现玄哥哥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武道院的人已经大部分出来了,都看着悬浮在半空中衣袂飘飘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几乎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人,俊美无双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从来,凤白几乎从来都没有在众人的面前出现过,只有内院的一些长老们知道他是一个特殊的存在,更何况,外院的一些弟子从来都没有进入过内院,更加不要说见到过这神秘莫测的人了。

    但此时,内院的长老也都不知道凤白如今这做法是为何了。

    不好好的呆在自己的院子中,出现在这里,他,这是想要做什么,还是说,发现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整个武道院下,众人拥挤不堪。

    众人自然刚刚听到了龙音的那句话,所以,此时想来,这人,应该就是一直被人议论的那位被龙音所喜欢上的那位师尊了吧!

    之前的时候,从未见过。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啊!

    单只从下面看着一个高高在上的影子,就令人心生景仰,也难怪龙音了。

    这是所有人心中的唯一想法。

    但,等到另一人出现之时,他们才发现,原来,是自己的见识太过短浅了。

    因为此时,凤玄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只见那人却是从凤白的身后凭空出现,宛若神祗,眸光幽闪,熠熠而生辉,双目流转之间,犹如霞光万千,俊逸的面孔,带着几分疏离,他背光而来,身后仿佛渡上了一层柔和的金光。

    那深眸之下,不见任何思绪,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那其中掩盖了自己多少的血恨,在那平静的背后,是他犹如万丈寒冰一般冰冷而凌冽的心。

    若说之前自己打探到的那些消息令自己难以置信的话,那么现在,见到这人的面容,就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。

    凤玄已经可以确定凤白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悄悄安慰了一下身后的龙音,让她安心,凤玄这才正视到眼前这人!

    凤白一见凤玄,心中感到一阵莫名的熟悉。

    “敢问阁下为何闯入我武道院之中?”

    这一顶高帽子扣下来,凤玄的最过就逃不了聊,下面的那些长老们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凤玄却并不接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,恐怕阁下来意不善吧!难不成,是觊觎了我武道院之中的宝物?”

    凤白的话,全部传送到了下面那些人的耳朵之中。

    龙音更是在后面气得要死!

    这个凤白!哼,真是可恶!竟然敢无赖自己的玄哥哥!也不看看玄哥哥是什么人,还觊觎这武道院的宝物!这武道院就有什么宝物能够让他们觊觎的!

    只见凤玄薄唇微启,轻轻吐出来了两个字:“叛徒!”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这两个字,凤玄用了上万年的时间,才敢来面对!

    凤玄目光紧紧锁在凤白的脸上,只见他一听这两个字,眼神突然一紧,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