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她清楚,她的那点力量,反抗的结果不会给她带来任何利益。

    “记住,如果不小心落单,有人欺负你,不要手软。”时慕很不想教他的孩子这些,但他不教,他的孩子会死得更快,“不要害怕,这里杀人不犯法,不是他死就是你死,我不希望我的宝贝死,所以你必须要拿稳你手中的刀,让那些欺负你的人死。”

    陆姿月坐在另一边,没有阻止时慕不断的给时笙灌输观念,这个地方……

    没有人权,死了随便扔个地方埋了,没人会在乎。

    他们到了地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宿舍里那个非常古旧的钟走到7点,陆陆续续有人回来,大多数是男人,赤着膀子,说着一些时笙完全陌生的语言进来,个个汗流浃背,他们回来宿舍更显拥挤,味道也更难闻。

    这些人来自不同的星系,不同的星球,他们会星际通用语,但有些话不想让别人听懂,他们就会用自己那个星球的语言。

    随着回来的人越来越多,有人指着时笙他们讨论,时笙听不懂他们说的什么,但从那些人的表情可以看出,他们没怀好意。

    时笙伸手握住别在腰间的刀子,身子往时潆身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很快便有人过来,堵住角落,一个大胡子男人大力的拍了一下床铺,“新来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时慕起身,挡住他身后的三个女人,语气听不出弱势,“有事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如果不能镇住这些人,那这些人就会无休止欺压他们。

    “哟,兄弟口气挺嚣张的。”大胡子怪笑两声,“还拖家带口,犯事的?”

    时慕冷着脸没有说话,浑身肌肉紧绷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双方忽然僵持下来,似乎在比谁的耐力更好一般。

    大胡子男人突然挥手,“给我打。”

    妈的,一个新来的竟然敢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他这一声令下,身后的人顿时涌向时慕,时慕抓着最先打过来的拳头,狠狠的往地上掀。

    这些人还只攻击时慕,并没有对时慕身后的三个女人动手。但他们人多,加起来十几号人,一起打时慕,时慕又不是以前,很快就落在下风。

    但他不能倒下,每次被人打倒,他就站起来继续打。

    大胡子男人没动手,他站着看了一会儿,在时慕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,突然挥手喊停,“大兄弟挺厉害的,看来也是狠角色,今天就到这里,等你伤好了,我和你打。”

    “宏哥?”

    大胡子制止说话的那人,指着乱糟糟的宿舍,“收拾一下,一会儿那群吸血鬼来了,你们又没饭吃。”

    时慕撑着身子没倒下,等大胡子带着一群不太甘心的人离开,他才脱力的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时笙和陆姿月赶紧扑过去,时笙小脸的担忧怎么都掩不住。

    时慕似乎想说话,但他没有力气,脑袋一偏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陆姿月将时慕弄上床躺好,问临床的一个女人哪里可以打水,女人轻笑一声,“这地方喝水都困难,哪儿有什么水啊。”

    女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