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许父微微抬眸,目光深邃的望着自己的女儿,张了张口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许母终是忍不住了,上前一步,咬牙道:“我就知道会出事,还不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晓萍,你住口!”许母的话还未说完,就被许父给厉声制止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女儿,又看了看妻子,平复了一下情绪,继续道:“晓萍,你先带着孩子回去,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小轩知道,他马上就要高考了,我担心会影响到他的学业。”

    许父口中的小轩是许青春的亲弟弟,如今正在临城读高三。

    许母张了张嘴,最终还是无力的垂下了头,夫妻生活多年,许父心里的思量,她又岂会不知,若真让女儿知道这件事与季流年脱不了干系,女儿指不定会有多么的悲伤绝望。

    然,许母不知的是,她的女儿,早已成了人家砧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!

    许青春还想再说,可被身边的云小暖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青春,你冷静点儿,如今这种情况已经显而易见,伯父现在处于下风,即使你再怎么耗下去,也洗脱不了你父亲的罪责。”

    许青春紧抿唇角,颤着声音问:“那我现在该怎么办?难道真的要去求季流年么?”

    云小暖有些心疼的望着她,目前,最好的选择的确是去找季流年比较合适,毕竟桃源溪的项目是由他一手主导的,可一想到他逼迫青春签订那纸契约,她所有的劝说都变得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被市纪委会的人带走,许青春的心境也跟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由最初的惊慌失措,到后来的慢慢沉淀,再到现下心如止水般的平静。

    她知道,随着父亲的入狱,她年少时用整个青春书写出来的爱情,再也找不回来了,徒留满身伤痕,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许青春是怎么回到家的,她不知道,当看到母亲那哭得红肿的双眼时,她的情绪才彻底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云小暖已经回去了,她说请云父出面,看看能不能帮上点忙。

    可许青春却并未抱太大的希望,毕竟季流年在云城,那是宛如神祗一般的存在,在整个云城,几乎无人敢惹。

    想要父亲平安出来,她还是得去找季流年,那个背后的始作俑者。

    既然逃不了,那就勇敢一点儿去面对吧,不就是与季流年契约成婚么,嫁给他,是她一直一来想做却又做不了的事情,如今愿望成真,她该高兴的,即使高兴不起来,她也不该如此这般悲观的。

    想通后,许青春便也少了许多的犹豫与顾虑,现在的她,只想在法庭开庭之前将父亲救出来,否则,一旦开庭,父亲这一生刚正不阿的名声怕是就要尽数毁了。

    许青春离开许家的时候,许母或多或少已经猜到了女儿打算去干嘛,可,那时的她,太过大意,所以,放任了女儿去求季流年,以至于,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,她都活在了自责当中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