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难道,她的尊严,在他眼里就那么一文不值么?

    还是,他觉得如此这般伤她,有着一种极致的报复快感?

    是了,他该有这种感觉的,毕竟,他如此这般恨她,恨到不愿给她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当年苏倩的离开,她……其实可以解释的!

    然,她的手掌还未抬起来,就被季流年给拦截了下来,男人冰冷的声音随之而来,“许青春,你想好了,惹火了我,你父亲的处境,可就岌岌可危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在死死挣扎的许青春听了这话之后,渐渐收了力气,身子紧跟着瘫软在了沙发之上。

    见她妥协,季流年也失了兴致,双手一松,转身就准备朝更衣室走去。

    许青春心下一紧,连忙坐直了身子,伸手拽住了季流年的大掌,颤着声音说道:“季少,关于我父亲的事。。”

    季流年没有转身,冷声问:“令尊跟我无亲无故,我为何要出面?你以为,我很闲么?”

    许青春咬着唇角,撑着胆子,理直气壮道:“你不是要我在结婚协议书上签字么,你放了我家人,我签字。”

    许青春的话,似乎引起了季流年的兴趣,他缓缓转身,重新坐回了沙发上,嘲讽道:“那是,领了结婚证之后,咱们的市长可就是我的岳父大人了,一家人,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    许青春微讶,她没有想到季流年会如此这般好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放过我父亲?”许青春不放心,再次确认。

    季流年没有回答她,轻轻一笑,道:“许青春,昨天在办公室我有没有说过,等你主动来求我的时候,我就没有那般好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许青春心中一凛,一股不好的预感铺天盖地而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许青春抖着声音问。

    季流年扬了扬眉,道:“我感觉让你做季氏国际的总裁夫人太过抬举你了,所以,想要契约结婚,首先,先从情人做起吧,我倒要看看一市之长的女儿,做豪门的情人,该是怎样爆炸性的新闻,期限一个月,如果令我满意,再签那纸结婚协议书。”

    许青春有些不敢置信,撑大了双眼死死盯着对面的男人,抖着声音问:“季流年,就因为我爱了你整整八年,所以,如今你要如此这般挥霍我的满腔深情么?难道,你就不担心我的热情也是有限度的么?不怕有一日,消耗了我身上的精力,我会收回所有落在你身上的目光么?季流年,你敢保证,未来的某一日,在你的世界里,没有了一个叫许青春的少女,你的心……不会痛?”

    季流年冷眼看着她,心底却有些不太平静,随着许青春的话,男人的心底划过一抹复杂之色!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令他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会有那么一天么?

    季流年讥讽一笑!

    他已经在感情上栽过一回了,难道,还会傻傻的任由自己被女人再伤一次?

    这种想法未免也太天真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事,爱不爱,全在于你,我早就跟你说过,高中的时候我不爱你,大学的时候我也不爱你,难道,你认为如今成了我的女人之后,我就会爱上你了么?许青春,你未免也太过高看你的身体了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