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听了这话,许青春不再犹豫,提步走进了浴室,现在的她,只想借助里面花洒的流水声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待许青春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十分钟之后了,沙发上的男人明显有些不耐烦了,敛眉紧蹙,周身有股淡淡的怒气飘散在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季流年微微抬眸之际,看到的便是跟他一样全身只裹了一条浴巾的许青春,少女大片如凝脂般细腻的肌肤暴露在了男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季流年的眸光慢慢开始有了变化,眼底深处嵌着一抹淡淡的春色。

    他冷眼望着那抹纤细的身影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待她到了跟前,男人强健的手臂便伸了过去,而后大掌一捞,随之一个翻身,伴着一阵惊呼过后,眼前的女人便在猝不及防之下被季流年压倒在了柔软的沙发内。

    许青春的身子紧绷到了极致,眼睁睁的看着季流年伸指褪去了她身上裹着的浴巾,眼睁睁的看着那只大掌开始游走在她身上的每一处。

    然后,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,在没有任何前戏的情况之下,季流年便毫不怜惜的直接进入了她。

    疼得许青春直掉眼泪。

    前天晚上,由于她喝醉了酒,一直处于昏睡状态,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多大的痛楚,只是早晨起来的时候有些难受罢了。

    可,今日,她是清醒着的,深深的感受到了从身体里传来的那股剧痛。

    这般粗鲁的运动,是想撕裂了她么?

    许青春苦涩一笑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,城市的夜晚……还很漫长。

    许青春深知自己逃不掉了,索性缓缓闭上了眸子,任由季流年在她身体内横冲直撞,亦任由他随意驱使自己的身子。

    房内,一室春意;房外,灯火阑珊!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季流年的动作才慢慢停了一下,云雨过后,男人的眸子里还嵌着一抹情意,掩盖了他特有的冷漠,倒显得平易近人了许多。

    许青春忍着身体不适,缓缓睁开了眸子,看到季流年趴在自己的肩甲处喘着粗气,她也不敢打扰了他。

    一双空洞的眸子死死盯着头顶的天花板,思绪有些飘远。

    直到季流年退离她的身子,起身朝浴室走去之时,许青春的意识这才慢慢回笼。

    她抬眸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,八点整,那场情~爱,差不多花了大半个小时,看来还是那个男人手下留情了,可能是急着去法国处理事情,所以,才这么轻易便放过了她。

    只是仅仅一次,便能令她记忆深刻,此生恐怕都将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就在许青春恍惚之际,浴室的门打开了,季流年没有看沙发上的她,直接提步走进了更衣室。

    待他出来之时,已是西装革履,一身褐色职业装,衬得他身姿高大挺拔,尊贵优雅间又不失上位者的霸气。

    季流年走到茶几旁,伸手拿过了公文包,继而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,朝电梯口走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