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许青春大概也预料到了他下一步的举动,伸手推开了他的唇齿,抖着声音道:“去,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餐厅!”

    许青春头皮有些发麻,“还,还是去卧室吧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她就想咬碎了自己一口银牙,这说得都是些什么暧昧的话。

    “懒得爬楼梯,咱们去餐厅。”伴随着最后一个字音落在,季流年抱着她也已经抵达了餐厅。

    将她放在餐桌上面之后,男人高大的身影跟着欺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阿,阿年!”许青春低低呢喃。

    “我在!”季流年一手支撑在餐桌上,确保自己不会压着她,另一只手,附上了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炙热的吻从她额头一路向下……

    “突然觉得,你穿这裙子,也挺方便的,方便我行事!”

    许青春红了脸颊,轻瞪了他一眼,“占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大掌,一路向下,激情被他寸寸点燃。

    空旷的室内,温度在逐渐攀升,不一会儿,绘制成了一场风月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几许,云雨方歇!

    “青春……”男人轻唤出声,浑厚的嗓音带着情事过后的嘶哑。

    许青春搁置在桌面上的指尖轻轻一颤,被春意洗礼过的身子显得晶莹如玉,额前的碎发紧贴在被汗水滋润过的肌肤上。

    “嗯,我在!”许青春低低道。

    季流年心头一颤,又低头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许青春皱眉,伸手抵在了他的胸口,恳求道:“好阿年,我受不住了,你饶过我吧,再折腾下去,我今儿个别想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季流年轻轻一笑,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,笑道:“奇迹了,难得见你服软。”

    许青春轻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别用这种眼神看我,我抵抗不住!”

    许青春一噎,伸手推开了他,胳膊肘撑着桌面就准备直起身子。

    季流年轻笑,拿过一旁的纸巾为她擦拭一番之后,将她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先在这儿坐一会,我去把早餐重新热一下。”

    许青春回头看着身后的餐桌,浑身一颤,“我还是去外面客厅里吧,我想看看电视。”

    季流年勾了勾唇角,凑到她耳际,道:“我希望,这栋别墅里面到处都有我们欢爱过后的痕迹!”

    许青春转身,步子跨出去的那一刻,双腿一软,差点儿就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男人,战斗力要不要那么强?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抱你过去?”季流年好心建议。

    许青春狠瞪了他一眼,磨牙道:“我怕去了客厅,沙发又成了你犯罪的场地!”

    话落,她感觉双腿也适应了,连忙仓皇逃离。

    身后有爽朗的笑声响起。

    在沙发上坐了二十来分钟,季流年便端着早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许青春抬眸,一看盘子里的食物,肚子就开始闹腾了起来,“饿死了,赶紧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季流年挑了挑眉,“想吃?看你能不能抢到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端着餐盘坐在了许青春身边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许青春先是一愣,而后爪子迅速伸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额!!

    被男人截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季流年勾了勾唇角,一手扣着她的双手手腕,一手叉起盘子里的食物往自己口里塞。

    许青春愕然,“季流年,你混蛋!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