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云母紧紧搂着女儿,母女两抱在一会儿失声痛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女儿,你的人生,怎么就那般多灾多难呢?连带着我那可怜的外孙呐,我都没有见过他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云母一边哭,一边撕声厉喊,整个房间顿时笼罩在了一片死亡的悲怆之中。

    许青春深吸了好几口气,等她们母女俩哭得差不多之后,这才伸手去拽云母,“伯母,您别哭了,你要是一哭,暖暖她又得钻进死胡同里,如今,她身怀有孕,您可不能再刺激她了。”

    云母胡乱抹了一把眼泪,“对对对,我不哭不哭,暖暖,你也不能哭。”

    云小暖趴在母亲的怀里,虽然止了声,但那抽泣,却是一阵高过一阵。

    许青春坐在了床边,伸手拉过云小暖的手背,轻拍了几下之后,道:“小暖,你好不容易跟伯母团聚,咱们说会话吧,莫要再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云小暖目光有些空洞,蜡黄的脸色印衬着凹陷的眼眶,看上去,有些摄人。

    云母伸手抚了抚她的苍白的脸颊,开口劝道:“孩子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,他生来就不是给你做儿女的,所以,你一再沉寂痛苦里,也改变不了什么,如今,老天爷念着你的苦痛,所以,让你在失去一个孩子的同时,又给了你另外一个孩子,如今,你该坚强起来才是,莫要再眼睁睁看着腹中的胎儿流逝掉了。”

    云小暖缓缓抬眸,眼底涣散的目光有渐渐回暖的趋势,她的手,也从许青春的手里挣脱了出来,缓缓附上了自己的小腹。

    孩子么?

    是啊,她还有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妈,我错了!”嘶哑的声音从牙缝里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云母松了口气,随即又伸手将她重新搂紧了自己的怀里,“好孩子,能想通就好,能想通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暖暖,对不起,都是姑姑连累了你。”云清雅从云母身后走了出去,许是怕她再次激动,所以有些踌躇不前。

    侄女悲苦的人生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,若之前早一点告诉亦辰所以的真相,那孩子就不会把自己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在自己的侄女身上。

    云小暖从云母怀里抬起了头,看着云清雅时,目光里带着心疼,带着怜惜,“姑姑,不是你的错,怪只怪命运弄人,你跟卫家的恩怨,我已经听亦辰说了,姑姑,您不用向我说对不起,也不用自责,我以您为傲,我也以你自豪。”

    ‘轰隆隆’……

    外面,有雷声响起!

    “要下雨了么?”云小暖抬眸问。

    “嗯,之前你昏迷的时候,已经下过一次了,挺大的。”

    云小暖轻哦了一声,而后抬眸一扫四周,皱了皱眉,问:“妈,我爸呢?还有姑父,怎么也没看到?”

    云母的的目光有些闪烁,“他们在楼下喝茶呢,应该还不知道你醒了,我去唤他们上来。”

    云小暖蹙眉,一把拽住了母亲,问:“妈,你有事情瞒着我!”

    云母眼底的神色越发闪烁了,“哪有,你刚刚醒来,别胡思乱想!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