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小春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稳。

    蒋小雅眯眼望着她,“我怎么感觉,有些不大对劲。”

    小春笑了笑,脸上没有丝毫异样,掌心却渗出了汗渍。

    “小春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蒋小雅狐疑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小春扯了扯有些僵硬的嘴角,没办法,书房里那个傻子确实给了他极大的震撼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知道您还在想昨日许小姐跟您说的那番话,可,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,季流年好不容易答应了给您一个名分,您若一直怀疑他,势必会引起他的反感,到那时,可就不是三两句话就能安抚得了的。”

    蒋小雅沉了脸色,“你这是在教训我么?”

    小春凝眉,脑袋一直垂着,眼底划过一抹同情,这女人,真是又可恨,又可怜!!

    “夫人,许小姐追随了季先生那么多年,一直以来都没有得到他的另眼相待,哪怕,她为季先生产下了女儿,如今都五岁了,他依旧没有想过要给她一个像样的名分,这足以证明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蒋小雅出声制止了她,“扶我起来,然后,去一楼大厅!”

    小春勾了勾唇角,走上前搀扶起了她。

    两人在数十女佣的簇拥下朝楼梯口走去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书房内……

    六子看了看手腕上的钟表,又看了看沙发上依旧痴傻的男人,皱了眉头,“尹乔,有没有办法让他暂时恢复神志?”

    尹乔坐在书桌前,玩着游戏,那股子劲儿,完全屏蔽了周围所有的人。

    六子踱步上前,一拍桌面,“尹大夫,你能靠谱点儿波?”

    还是没反应!

    季晓琪放下手中的杂志,朝他走去。

    这下子,尹乔动了,迅速合上了手提电脑的盖板。

    六子抽了抽嘴角,靠,还真是,天壤之别啊。

    “玩啊,怎么不玩了?”季晓琪似笑非笑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尹乔猛地从转椅上弹跳了起来,“如果他一直以来都是时而清醒时而迷糊的话,我倒是可以用药物刺激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赶紧用药,误了我哥的大事,遭他报复的话,你别想着靠我的庇护。”

    尹乔抽了抽嘴角,一边伸手拿药箱里的药物,一边嘀咕:“都已经嫁给我了,不是应该护着我么?你倒是奇葩的很,护自己的兄长。”

    季晓琪狠踹了他一脚,转身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?”尹乔连忙问,不能啊,他刚才没有说什么欠抽的话啊。

    季晓琪脚下的步子不变,开口道:“去看看那女人,我怕她临阵退缩了,六子,再过十分钟将人带下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季晓琪出门就撞上了蒋小雅,好吧,她的顾虑有些多余了。

    还不待她出口,蒋小雅率先走上前揽过了她的胳膊,“晓琪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季晓琪皱了皱眉,掩去了眸底的厉色,轻笑道:“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,我做为你的朋友,自然是要来参加的,恭喜你了。”

    蒋小雅微愣,她,从这番话里听出了不同寻常,提醒道:“晓琪,今天也是你哥的大婚的日子,你做为他的妹妹,怎么只说祝福我呢?”

    季晓琪的指尖轻颤了几下,好吧,她说漏嘴了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