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逐月眯眼,盯着她瞧了好半响,这才开口道:“看来,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,好吧,我也不跟你绕圈子了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你手里所掌控的是一种解药吧,你在许青春身上下了毒。”

    艾莉抖动着双唇,不敢置信地望着她,颤着声音问:“你,你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这件事连J先生都不知道,除了他跟疯狂之外,全世界没有第三人知道,这男人是从哪里得知的?

    难道是许青春体内的罂粟之毒已经解除了?

    苏景检查出了隐在罂粟之泪下的那种毒药?

    可,逐月又是怎么知道?

    季流年不会傻到跟K先生说许青春体内的毒素,只有她手里的解药才能解,因为那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既然K先生不知,逐月又是如何得知的?

    “你,你,你是忌少的眼线,你已经被忌少给买通了?”

    逐月双手一滩,不肯定也不否定。

    艾莉见状,疯狂而笑,笑着笑着,眼角有泪珠溢出,“哈哈,我还以为只有J先生愚蠢,没想到K先生也不遑多让,在身边养了这么大颗毒瘤,他犹未可知,哈哈,真是好笑,亏他还将你当成推心置腹的左右手,真是,有眼无珠呢。”

    逐月眯眼望着她,“说吧,解药在哪儿?”

    艾莉又吐了一口吐沫星子,“你用刑吧,最好一次性整死我,不然,你卧底的真相下一刻就会传到K先生耳朵里去。”

    逐月却是摇了摇头,“若我怕你捅出去,今个儿,就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有此自信?”

    逐月凑到她耳际,一字一顿道:“就凭,你唯一的血脉如今在忌少手里。”

    艾莉不敢置信的望着他,“不会的,不会的,我明明将韩子送往了中东,她怎么会落在忌少的手上,怎么会?”

    逐月冷冷一笑,道:“你认为,能被K先生立为继承人的人,会很平凡么?我告诉你,如今整个猎鹰内部大部分势力都掌控在了忌少的手里,K先生倒台,迟早的事!”

    艾莉拼命摇着头,“不,逐月,你不能让忌少伤害韩子,她才四岁,四岁啊,再说了,你不是说她是你的亲生女儿么?你不能这么对她,不能。”

    逐月眸光嗜血的望着她,开口道:“韩子的命,不是掌控在我手上,而是在你手上,你的一念之间,她就会尸骨无存,你应该知道忌少的手段,他想要处置的人,谁也救不了。”

    艾莉眼底的坚韧开始有龟裂的迹象,她可以不顾自己的生命,可,这世上唯一的骨肉呢?

    她不能不顾啊!

    “我若是说出了解药的藏匿之地,你会救下韩子么?”

    逐月抬眸,沉声道:“我不但能保住她,日后还能让她成为猎鹰的女主人,受世人尊崇。”

    艾莉紧盯着他,良久,才开口问:“你把解药给了忌少,你自己如何跟K先生交代?”

    逐月微勾唇角,“难道你认为苏景是浪得虚名么?配一粒一模一样的解药,还能难倒他不成?好了,废话少说,赶紧交代那粒解药如今藏匿的地方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