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一卷第三十一章够狂的啊

    虎爷的目光落在王毅的腰上,眼中的威胁之意毫不掩饰,意思更是简单明了,没有钱,就要用肾来抵。

    虎爷名为张虎,是东林一带地下势力的魁首,自东林片区开始建设时就在这里打拼,十几年来从一个小混混逐步走到地方老大的位置,手底下养着上百号活闹鬼,势力惊人。

    如今张虎已经成为黑白两道通吃的大佬,手底下挂着诸多公司,已经开始涉及娱乐、房地产等黄金行业,而东林这一带的工程施工、KTV、酒吧和夜店要么有他的股份,要么私下里攥着干股分红。

    N市是特大型城市,这里一个片区的GDP就相当于某个地级市的总产值,所以不要小瞧片区老大,绝对是日进斗金,每天的资金进出流水以百万计。

    如今张虎的势力达到什么程度?简单举个例子就知道了,年初的时候张虎手下一个KTV要开业,结果因为消防安检没通过,负责这一块的某个处长放言要关闭这家场子,结果没过几天这个处长便被调往外地,下放到一个县级市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两年张虎涉黑的行当已经不多了,基本都洗白了,因为方方面面的关系都打通之后,也就没必要玩那些黑玩意儿,毕竟真正赚大钱的行业还是白道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当他向王毅索要六百万的时候,王毅也有些纳闷,自己什么时候欠过他的钱?并且还是六百万之多?再说六百万就算用肾也抵不了吧?

    “我欠过你钱?”

    “啧啧——不承认是吧?”虎爷从忽然从兜里掏出了一样东西,手一甩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毅手一伸,准确接住,入手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是一只翡翠玉镯,颜色翠丽,种老水头佳,看起来宛如有水波在其中荡漾,但是再仔细看时,就发现这种水波有许多凝滞不自然之处。

    这样一只通体翠绿、达到冰种程度的玉镯,若是天然翡翠,市场价值岂止六百万,就说是千万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种水是评价翡翠的一个重要标准,所谓的种,简单的说就是玉石质地的细腻程度,一般分为豆种,糯种,冰种和玻璃种。

    豆种翡翠如一地碎玻璃渣粘合起来的,质地粗糙,是档次最低的一种翡翠,价值嘛,可以像白菜那样按照公斤买卖;糯种细腻如面粉,档次高了一层。

    冰种翡翠如水凝冰,半透明状,已经迈入高档之列,动辄数万数十万。

    而玻璃种则是最好的一种翡翠,也是最稀少的,只能以无价来形容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最简单的划分,还有金丝种,乌鸡种,雪花棉等等种水的翡翠就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而水,行话也叫水头,简单的说就是透光性,透光性越好的一般越值钱。

    除了种水之外,翡翠还有许多其他的评价标准,例如棉,裂,色等等,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色,翠色。

    翠色越多价值越高,一只帝王绿玻璃种玉镯的价格至少也是千万起步,上不封顶。

 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