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温心暖苦着脸出来了,太后没告诉她,什么时候放她走。

    “小姐你怎么了,脸色这么难看?”小桃儿关切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小桃儿你看到慕容夜渊了吗?”

    温心暖觉的她被慕容夜渊丢弃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说回府了,让小姐在这里给太后娘娘侍疾。小姐莫贵妃很喜欢王爷,你看她的眼神儿恨不得黏在王爷的身上。”小桃儿都气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,你当我是瞎子呀?可是人家愿意让她黏,你有什么办法?我们赶紧回房间吧,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主仆两个来到漱玉斋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太后娘娘赏给她住了,主仆两个就像逃难似的,总算有了落脚的地方。

    吃饱了喝足了,温心暖趴在桌子上打了个盹。

    刚睡了不大一会儿,莫清雅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心暖妹妹居然住在这里呀?”

    手下的人没通报莫清雅就已经进来了,温心暖还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她怎么来了?

    温心暖起身做起来了。“莫贵妃怎么来了?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莫清雅和慕容夜渊的事儿她不知道也就算罢了,既然都知道了,还能觉得她有好心吗?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这做姐姐的关心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莫清雅说着坐下了,看看这漱玉斋,简直是寒酸得很,太后娘娘把她安排在这里,可见心里是多么不待见温心暖了,想到这里她底气又足了。

    “心暖呀你嫁给王爷多久了?王爷喜欢你吗?”

    温心暖听了这话眼睛立刻瞪大了,她这是故意挑衅吧?别看这女人长得这么美,还真是不要脸了,什么话都敢说。

    “多谢贵妃娘娘关心,我们夫妻伉俪情深,如胶似漆,难解难分,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,皇宫里不都是争宠的吗,你有时间多操心操心自己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温心暖笑的花骨朵一样,小嘴一点儿没客气,跟她斗,她还缺两年道行。

    莫清雅的眸光闪烁了一下,随即又精光暗转,“妹妹你误会姐姐的意思了,姐姐是想问呀,王爷对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不好的?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温心暖一脸懵,不知道眼前这个妖精似的女人到底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他没要你吗?我说的话你不懂?真是为难他了,是我对不起他,嫁给了皇上,害得他抱憾终生。”

    莫清雅一瞬间做出了肯定,脸色变的踌躇可怜,好像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,慕容夜渊离了她就会抱憾终生了,这辈子都死定了。

    “哎!皇嫂你说的也太过了,这日子离了谁不能过呀,还能死了人吗?你能跟皇上过得好好的,我们家的日子你就甭操心了,你看你也忒好心了,一颗心操成好几瓣儿不嫌累得慌吗?”

    切!跟她猫哭耗子假慈悲?她还早着呢?

    温心暖这里满不在乎,就这几句话把莫清雅的脸气的青一块紫一块的。

    “我和夜渊是有感情的,所以妹妹才会这样备受冷落,姐姐是心里过不去,如果妹妹有怨气发出来也是好的。”莫清雅最后拧着帕子咬牙切齿道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