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一卷第四章拍卖行

    泰拳的威力的确不俗,但它却是利用自身肢体击打目标的一种格斗技,所谓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,重生后王毅的这具身体并未进行过相应的锤炼,骨骼、肌肉的强度都和普通学生一样脆弱,因此这一番攻击之后他也是全身疼痛。

    然而陈少坤这几个混混都是典型欺软怕硬的主儿,若是王毅露出了什么示弱的表情,那么他们弄不好就有了搏命的念头。

    所以王毅才强忍到现在才露出疼痛之色。

    当自己实力较差时应当示敌以强、虚张声势;反之则示敌以弱,麻痹对手,这,就是兵不厌诈的道理。

    从天台走下来后他回到了宿舍——一幢如今常见的公寓式宿舍楼。

    看着熟悉的房间,熟悉的书桌,熟悉的床和被褥,即便是历经二十年末世沧桑的王毅,也感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怅然。

    “真是让人怀念啊。”

    摇摇头,收回心神的王毅按照记忆从柜子里翻出一个黑色的背包,塞上几件衣服,打开抽屉,掏出钱包和身份证等东西,接着又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很快,王毅就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一张落满灰尘的银行卡——找商银行的信用卡。

    这张卡是去年推销员来宿舍推销信用卡时办的,为了那赠送的塑料碗筷,王毅和很多同学一起办了这张卡,不过办了卡后就从未使用过。

    信用卡的额度虽然不高,只有8000元,但是已经比一般大学生能够拿到的信用卡额度要高。当时那位推销员似乎有些门道,经他手办理的信用卡,额度都比普通的要高不少。

    随手在身上擦掉灰尘,王毅将信用卡塞进钱包,抬头又看了看宿舍四周后,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,也离开了学校。

    这里,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,哪怕是曾经熟悉的老师、舍友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对于二十年未见的王毅来说,曾今些许情谊早已被末世的残酷与绝望磨灭殆尽,久远的记忆也被搁置在脑海深处,甚至被橡皮擦完全抹去了。

    陈少坤等人在天台上脑袋顶地十分钟后,他眼睛一斜,眼珠子一转,先是哎呦哎呦假意的呻吟了几声,发现没有人回应之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眼看另外两个混混竟然还一动不动的顶地,他一肚子窝火的爬起来,抬脚就朝着两人的屁股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人都他妈的走了,你们这两个傻逼。”

    两个混混痛呼一声,摸着屁股爬了起来,顿时觉得浑身酸痛。

    “呜呜,坤哥,坤哥,我完了,以后我不会不能再那个了吧?”小混混哀嚎着。

    “没吊事,等会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坤哥,这次咱们真是栽了,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是个练家子。”

    陈少坤点起了一根烟,深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